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六合公式 > 放弃序列 >

放弃“铁饭碗”的官员到底为哪般

归档日期:05-11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放弃序列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当前干部队伍出现个别不稳定现象,引起了各个方面的重视。“干部队伍不稳定”这一问题,在基层干部、农村干部以及政府中相对边缘的部门表现比较突出。如一些干部人心浮动,辞职下海,甚至去兼职开滴滴专车等,不一而足。导致干部队伍个别不稳定的原因是多方面的,有干部的心理问题,有干部的职业追求问题,也有体制机制,以及待遇、责任等方面的因素。

  从干部自身的角度来说,从改革开放到现在,中国市场秩序和经济快速增长,社会转型加速,也随之进行了多方面的变革。在这个快速变化的过程中,每一个人不仅纵向有很大的发展,而且从横向角度来看,除传统国家秩序中的发展路子之外,市场和社会方面的发展路子越来越多样化。

  笔者曾经比较过三个农村家庭,每个家庭都生了一个孩子。第一个家庭的孩子考上了大学,毕业后当了国家干部,在国家序列里,努力工作,辛辛苦苦,过年过节都非常忙。晚婚晚育,孩子都非常小。看起来非常具有成就感,但经济收入比较低,父母在农村一直很辛苦地工作着,也很少见得到孩子回家。

  第二个家庭的孩子也考上了大学,父母辛辛苦苦供养他毕业,去当了专业技术干部。这个孩子和国家一般干部一样,整天忙忙碌碌,到了晚上夜深人静还在看书写文章。周末不像周末,假期不像假期,一天到晚对着电脑。父母过着空巢老人的生活,过年过节一样的孤单冷清。

  第三个家庭的孩子没考上大学,早早务农,后来走出乡村,随着市场经济的大潮走入体制外经济体。他挖过电缆沟,扛过麻袋,当过保安,倒过衣服,卖过海产品,干了很多行业,也增加了很多阅历。后来拿着攒起来的一笔笔血汗钱,开工厂,做贸易,积累大量财富。过年过节开着豪车回到家乡,招呼儿时玩伴、乡里乡亲、小时同学,时不时聚一聚,其乐融融。

  这三个家庭代表了中国三个秩序中典型成功家庭的典型生活,一个处于有权力的国家秩序,一个处于有地位的专业秩序,一个处于有金钱的市场秩序。如果在计划经济时期,我们会说当国家干部是最成功的家庭,第三个家庭是最没出息的家庭。但在市场经济大潮中,第三个家庭从金钱和社会生活的角度来说,反而是最成功的家庭,他们有钱有闲暇,还有丰富多彩的社会生活,虽然从权力和地位的角度来说,他们并不处于主流地位。

  在这个国家秩序占据主导的体系里,干部队伍和专业人才队伍的稳定性,远远超过企业家和企业管理人员的稳定性。绝大多数干部,即使有心里的不稳定,人心思动,但如果要其辞职下海,好好的官不做,好好的教授专家不做,只身下海,目前这样的人虽有增多趋势,但应该说,还没有形成潮流。坊间传有很多厅级干部下海,有很多公务员辞职,应该说还只是个案。与海外发达国家一流人才去市场部门和专业部门,二流人才才去公共部门相比,中国反而是一流人才去公共部门的多,学而优则仕,很多学有所成、有专业前途的反而丢下专业去当公务员。当然很多企业家,也想去公共部门,只是苦于没有门路,他们只好培养下一代努力去考公务员,他们的女儿如果要找对象,企业家父母首先考虑的也是年轻的公务员。

  在中国改革开放进程中,官员下海其实是一个需要鼓励的事情。在上世纪八十年代,九十年代初和新旧世纪之交,都出现过市场经济快速发展的时期。在这三个时期,快速发展的市场经济需要大量的人才,这三个时期国家都采取了鼓励的政策,比如可以停薪留职,干得好就永久下海,干得不好,还可以回到原单位工作。这三次下海潮,不是干部队伍不稳定引起的,反而是市场经济发展需要干部下海引起的。

  改革开放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,中国的市场经济已经初具规模,在市场部门里培养了大量的人才,也出现了大量的企业家、管理家、财务专家、会计专家、创新家、发明家,他们的收入基本都高于体制内的人员,甚至还出现了很多身价数百亿的富人。所以,在现在发展市场经济,已经不需要国家采取专门性的措施,去鼓励干部下海经商,参与市场经济的发展。在当前的时代背景下,需要做的事情是,如果有人要从国家体制里、专业体制里走出去,放弃干部身份,就给其放行并给予其应得的相关的社会保障权利,而不必和过去那样,给其停薪留职,让其出去干不成还可以回来当国家干部。

  个别干部不稳定的三个原因:体制内的收入不敌体制外的收入、体制内的晋升机会不太多、体制内的压力太大

  第一个方面是体制内的收入不敌体制外的收入。就这些人来说,如果对涨薪要求不高,通过涨薪增津贴的方法就可以稳定住他们。但如果薪资要求比较高,国家给予其涨薪增津贴,是稳不住的。因为体制内涨薪增津贴,无论怎么涨,都不会高于市场部门。如果他们真要追求高收入,就让他们个人选择。放行,应该是最好的选择。否则,留住了人,留不住心,身在曹营心在汉,反而不利于工作,而且还可能对其他人造成不良影响。更有甚者,他们还可能利用手中的权力,以权谋私,反而得不偿失。

  第二个方面是体制内的晋升机会不太多。这一点就体制内来说,是正确的。体制内晋升有这样那样的限制,一旦到达年龄的天花板,就不再有上升机会。而且金字塔式的体制内结构,本身就是越发展道路越狭窄。在这个方面,通过挖掘体制内的晋升潜力,比如不升级但按照工龄涨工资,增加非领导职务的岗位,在行政序列之外增加专业技术系列,执法系列等,可以解决一部分升迁机会过少的问题。但和市场部门相比,市场部门是扁平化的多中心体制,实际上市场部门的升迁空间和机会远远少于体制内。体制内虽然只有一个大金字塔,但这个金字塔很大,很结实,升迁总量很大,升不上去要降下来也很不容易。所以,因为升迁机会少导致很多人有压力是正常的,但因为升迁压力比较大、机会少,而走出体制内的公务员,实际上还是比较少的,因为体制外升迁机会更少。针对这部分人,最好的策略是让其认清形势,如果的确不喜欢,且不适合金字塔式的运作模式,就放行,如果仅仅是牢骚和借口,那不妨忽略,因为这些人说归说,心里其实很明白,进入市场部门,不是升迁机会多和少的问题,反而是升迁机会有没有的问题。

  第三个方面是体制内的压力太大。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新一届政府反腐败的高强力度,以及制度化、规范化、法治化运作引起的。过去为了快速发展市场经济,体制内的运作相对比较宽松,很多约束性措施形同虚设,大吃大喝、吃拿卡要,虽然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来整顿一下,但一阵风过去,吃喝依旧。现在中央八项规定严格实施,而且不是一阵风,一直保持高压的态势。反腐败八方出击,“老虎”“苍蝇”一起打。巡视组全面巡视,不仅巡视腐败,还警示腐败苗头,现在懒政、惰政也加入巡视工作内容。另外,全面强化考核,推行权力清单、负面权力清单制度,强化责任追究制度,有些责任还实行终身追责。这些举措都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努力。因为这些原因,有些干部感觉压力很大,这可能是改革一段时间内不适应的结果,最好的方式方法是开展一些心理减压的活动。如果感到极不适应,通过心理减压也无法疏解,这些人如果要离开干部队伍,放行是很好的选择。

  ①《关于推行地方各级政府工作部门权力清单制度的指导意见》,《人民日报》,2015年3月25日。

  ②《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》,新华网,2013年11月15日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renfriends.com/fangqixulie/378.html